页面版权所有 © 厦门生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300926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厦门

资讯详情

新型量子点增强细胞成像

作者:
来源:
sciencedaily
2018/10/31 11:31
浏览量:
来自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 - 香槟分校和梅奥诊所的一组研究人员设计了一种新型分子探针,可以在没有有机染料的情况下测量和计数细胞和组织中的RNA。该探针基于传统的荧光原位杂交(FISH)技术,但它依赖于紧凑的量子点来照射分子和患病细胞而不是荧光染料。

  美国伯克利劳伦斯国家实验所的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基因组中的“垃圾DNA”可能是决定每个人都长得与众不同的最终因素。“垃圾DNA”是指人类基因组中曾被认为毫无用处的部分,它们在基因组中所占比例高达98%。他们发现“垃圾DNA”中有一些序列片段,可以像开关或放大器一样影响脸部基因的作用。眼睛的大小、鼻子的挺拔、头颅的形状等可能都与这些被称为“增强子”的序列片段密不可分。相关文章发表于2013年10月25日的《science》杂志上。

  研究负责人、遗传学家阿克塞尔·菲泽尔在一份声明中说:“人类基因组中可能有成千上万个增强子,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脸型的形成,但我们尚不清楚这些增强子都在怎样发挥作用。”

为验证他们的发现,研究人员培育了缺少3个已知增强子的基因小鼠,接着用计算机断层成像来获取这些小鼠8周大时的头颅三维图像。结果与所预料的一样,转基因小鼠的头颅比普通小鼠的头颅要长或短些,或显得更窄或更宽些。更重要的是删除这些增强子没有引起腭裂、下巴突出或其他问题,所带来的只是细微的脸部结构调整。

  研究人员表示,就像指纹一样,每个人的脸型都独一无二。即便是双胞胎,脸型也会存在细微的差异。了解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所在,可能有助弄清楚为何某些人的面部有严重先天缺陷。

这一研究也让人联想起“定制婴儿”问题,但研究人员说,人脸的形成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他们的研究只不过才刚刚起步,近期内还不可能利用人类基因组去预测宝宝出生后的模样,更不用说修改特定的遗传物质以“定制”特定的相貌。

 

原文检索:

Fine Tuning of Craniofacial Morphology by Distant-Acting Enhancers.Catia Attanasio, Alex S. Nord, Yiwen Zhu, Matthew J. Blow, Zirong Li, Denise K. Liberton, Harris Morrison, Ingrid Plajzer-Frick, Amy Holt, Roya Hosseini, Sengthavy Phouanenavong, Jennifer A. Akiyama, Malak Shoukry, Veena Afzal, Edward M. Rubin, David R.fitzPatrick, Bing Ren, Benedikt Hallgrímsson, Len A. Pennacchio, Axel Visel. science 25 October 2013;DOI: 10.1126/science.1241006

 

Science:美国表明“垃圾DNA”可能是人类长相差异最终决定因素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chenyz 发布时间:2013-10-29 09:13:50 阅读:1119次 【字体:  

 

   美国伯克利劳伦斯国家实验所的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基因组中的“垃圾DNA”可能是决定每个人都长得与众不同的最终因素。“垃圾DNA”是指人类基因组中曾被认为毫无用处的部分,它们在基因组中所占比例高达98%。他们发现“垃圾DNA”中有一些序列片段,可以像开关或放大器一样影响脸部基因的作用。眼睛的大小、鼻子的挺拔、头颅的形状等可能都与这些被称为“增强子”的序列片段密不可分。相关文章发表于2013年10月25日的《science》杂志上。

Science:美国表明“垃圾DNA”可能是人类长相差异最终决定因素
美国表明“垃圾DNA”可能是人类长相差异最终决定因素

研究负责人、遗传学家阿克塞尔·菲泽尔在一份声明中说:“人类基因组中可能有成千上万个增强子,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脸型的形成,但我们尚不清楚这些增强子都在怎样发挥作用。”

为验证他们的发现,研究人员培育了缺少3个已知增强子的转基因小鼠,接着用计算机断层成像来获取这些小鼠8周大时的头颅三维图像。结果与所预料的一样,转基因小鼠的头颅比普通小鼠的头颅要长或短些,或显得更窄或更宽些。更重要的是删除这些增强子没有引起腭裂、下巴突出或其他问题,所带来的只是细微的脸部结构调整。

研究人员表示,就像指纹一样,每个人的脸型都独一无二。即便是双胞胎,脸型也会存在细微的差异。了解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所在,可能有助弄清楚为何某些人的面部有严重先天缺陷。

这一研究也让人联想起“定制婴儿”问题,但研究人员说,人脸的形成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他们的研究只不过才刚刚起步,近期内还不可能利用人类基因组去预测宝宝出生后的模样,更不用说修改特定的遗传物质以“定制”特定的相貌。

原文检索:

Fine Tuning of Craniofacial Morphology by Distant-Acting Enhancers.Catia Attanasio, Alex S. Nord, Yiwen Zhu, Matthew J. Blow, Zirong Li, Denise K. Liberton, Harris Morrison, Ingrid Plajzer-Frick, Amy Holt, Roya Hosseini, Sengthavy Phouanenavong, Jennifer A. Akiyama, Malak Shoukry, Veena Afzal, Edward M. Rubin, David R.fitzPatrick, Bing Ren, Benedikt Hallgrímsson, Len A. Pennacchio, Axel Visel. science 25 October 2013;DOI: 10.1126/science.1241006

 

Science:美国表明“垃圾DNA”可能是人类长相差异最终决定因素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chenyz 发布时间:2013-10-29 09:13:50 阅读:1119次 【字体:  

 

   美国伯克利劳伦斯国家实验所的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基因组中的“垃圾DNA”可能是决定每个人都长得与众不同的最终因素。“垃圾DNA”是指人类基因组中曾被认为毫无用处的部分,它们在基因组中所占比例高达98%。他们发现“垃圾DNA”中有一些序列片段,可以像开关或放大器一样影响脸部基因的作用。眼睛的大小、鼻子的挺拔、头颅的形状等可能都与这些被称为“增强子”的序列片段密不可分。相关文章发表于2013年10月25日的《science》杂志上。

Science:美国表明“垃圾DNA”可能是人类长相差异最终决定因素
美国表明“垃圾DNA”可能是人类长相差异最终决定因素

研究负责人、遗传学家阿克塞尔·菲泽尔在一份声明中说:“人类基因组中可能有成千上万个增强子,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脸型的形成,但我们尚不清楚这些增强子都在怎样发挥作用。”

为验证他们的发现,研究人员培育了缺少3个已知增强子的转基因小鼠,接着用计算机断层成像来获取这些小鼠8周大时的头颅三维图像。结果与所预料的一样,转基因小鼠的头颅比普通小鼠的头颅要长或短些,或显得更窄或更宽些。更重要的是删除这些增强子没有引起腭裂、下巴突出或其他问题,所带来的只是细微的脸部结构调整。

研究人员表示,就像指纹一样,每个人的脸型都独一无二。即便是双胞胎,脸型也会存在细微的差异。了解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所在,可能有助弄清楚为何某些人的面部有严重先天缺陷。

这一研究也让人联想起“定制婴儿”问题,但研究人员说,人脸的形成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他们的研究只不过才刚刚起步,近期内还不可能利用人类基因组去预测宝宝出生后的模样,更不用说修改特定的遗传物质以“定制”特定的相貌。

原文检索:

Fine Tuning of Craniofacial Morphology by Distant-Acting Enhancers.Catia Attanasio, Alex S. Nord, Yiwen Zhu, Matthew J. Blow, Zirong Li, Denise K. Liberton, Harris Morrison, Ingrid Plajzer-Frick, Amy Holt, Roya Hosseini, Sengthavy Phouanenavong, Jennifer A. Akiyama, Malak Shoukry, Veena Afzal, Edward M. Rubin, David R.fitzPatrick, Bing Ren, Benedikt Hallgrímsson, Len A. Pennacchio, Axel Visel. science 25 October 2013;DOI: 10.1126/science.1241006